七月上

七月上旬,小暑已过。却始终没有在生活中感受到一丝夏日的气息,早起的地面是泥土被翻过的腥气,午后抽烟的据地被雨水淹没,下班的路上很容易就湿了鞋袜,夜里捂不热的脚让人睡不着……在这缺失空调WiFi西瓜的夏天里,生活少了点难以言尽的乐趣。

早上搭上年纪稍长的同事的车去上班,随意的闲聊中他说起我这个年纪,最重要的是成家立业结婚生子。我非常尊重他的想法,但忍不住分辨几句:在我短暂的人生中,最重要的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我的人生计划里有自己的小屋,有想深造的学业,有远方,有小狗,但好像还没有结婚生子这个选项。他仍然试图掰正我这不正统的想法,但更多的想法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解说。我相信这个时代,不将就是对自己最负责的状态,等待的三观契合的人一定会出现,因为别人的催促就草草做决定的未来,没人负责。

我想我妈大概也是同意我的想法的,大概是她身边有太多生死有命的例子了,每次打电话要跟我嘱咐的是:要开开心心的,人都是活一天算一天的,珍惜当下的每一天。我大概也是认真听进去了的,烦恼不过夜大概是我最突出的本事,好好吃个晚餐,睡个好觉,这一天就是过去式了。

白日的阵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我喜欢看雨,喜欢邀请同事下楼去看雨,但每次都只我一人前去,他们问我雨有什么好看的。撑一把伞在雨中,盯着雨滴落在积水的地面,溅起水花。我脑海中生成了慢动作,像武侠电影里大侠在雨天出场的慢镜头。如果可以不上班的话,大概我想停下来看上一个小时,尽兴而归。

从五月开始一直准备着办公积金贷款的事,才现在为止算是进入了正常的状态。由于自己焦躁的心态,很多时候不如自己期待那样的进度。公积金异地缴存证明就打了三次,最后生气跟置业顾问发火了,后来回家办手续的时候竟不想去面对他,找个借口让爸爸妈妈去拿资料了。今年零零散散的回家4次了,周五马上就是第五次,想起来以前在重庆工作的时候,一年也不过回去三四次而已。

说走就走的旅行适合大城市的繁华,小镇的安宁是要有计划的出行。一时兴起想要去草海,头一天订票第二天出发,大晚上的还在想这么冷的夏天要穿什么才适合拍照,双层绿皮火车到达威宁自治县,我和同伴的红色长裙在风雨中摇曳,迎面走过来的拉客大姐穿的羽绒服,是我们可望而不可及的温暖。

入住酒店的露台望出去就是碧绿的草海,一直下雨的天气没能阻挡我们行走的热情,直到接连来的坏消息让彼此彻底到达弹簧的极限。路边有许多我觉得曾是家乡最美的小黄花,农家的黄瓜还挂着花苞,玉米的天花还没有冲出,路边的狗子比平常的都凶猛……这些小美好抵消了许许多多的心里不满的情绪,乌云散了又聚。

第二天调好6:30的闹钟准备换上好看的裙子去有水的区域,迷梦中我说还在下雨,如果你也不想去的话我们就继续睡觉吧,如果你想去那我可以挣扎着起来的。不出所料,我们在温暖的房间里听着淅沥沥的雨声,睡到中午前往火车站,踏上返程。

七月上 END

相关文章:

  • 无相关文章

七月上》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