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磨一剑,半年写一篇

“离开”博客圈已有半年,这又算不上是真正的离开。这盛夏的雨天会激发很多的灵感,当他们一闪而过,却又一无所获;就像那天无意间听到的一句话:最近有很多很好的想法,但又觉得那些想法不能够来写一篇文章。可能这也是每次面对小河对我博客关心的时候的想法和说辞,我想写却没有多少内容。就好比这小时候的洋娃娃我已经玩儿了五年了,虽然还是很想玩,但总是被其他的事儿或借口阻拦。鸡汤总是说,当你开始了,最难得那部分已经过去了,这时候我能想到辩驳的只有“行百步者半九十”这句谚语了。而每次看到大家发博客的速度,我都忍不住愧疚,然而那愧疚感却持续不久。

我想其实也可以分享一下自己的工作和感想吧,还有2017这半年中,有些思想的纠葛。

刹那间,真可以说是刹那间,我已经毕业一整年了,这一年间我回过很多次学校,也去了很多别人的学校,我还是能毫无违和感的融入其中,但只有自己知道不再属于这里了。而且也没有多少的遗憾,我跟大学同学聊天的时候也说,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去大学,我可能也不能多做些什么,所以真的是攒够失望,然后重新开始。

5.19号结束了上一份工作,回家种了一个星期的地,那时候天气比现在炎热,我竟也能习惯早上五点钟起床出门除草,十点钟回家吃完午饭来睡个美美的午觉,等到下午四五点在继续干活。我把我的日常发给了朋友,她们说我应该开个回家种地的直播。其实回想起来,从小学四年级之后就没有在村儿里生活,到现在也已经13年之久了,但是那些小径的蚂蚁生生不息;来自田间的香气也还是熟悉的味道;傍晚的炊烟依旧会随风飘过几块土地,几个山坡。午后的时光,除了睡觉,依旧是看电视,又或者是爸爸拿着升降梯去附近没人的人家去给我摘杏子,那可能是我长这么大有记忆的时候第一次吃杏子,那味道我此刻写在电脑上都还能感觉到它的酸。

当然,时间不仅仅是把这些记忆中美好的东西留下了,父母也老了,不仅仅是一丝丝的银丝那么老了,有的是遮都遮不住的白发;果树也老了,那些吃着长大的樱桃树,橘子树,李子树,柑子树,橙子树,柚子树,梨子树。现在就是两颗枇杷树独领风骚,在这个时代茁壮成长,就算是结出的瘦小的果实,也独得人类的喜爱。自然就是这样的规律,都会老去,然后一代人引领一个时代。

在面试现在的这份工作的时候,对方问我写作能力怎么样,我说完可以的时候,很害怕的是对方会让我马上写一个怎样的稿件。但很好的是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我自认为临时发挥的能力确实不好。然后我就开始了新的工作,而这篇博客来自于开始写父亲节新闻稿间歇,突然的感想。

以上

半年来的生活和感想,完全不知道如何做一个总结,那便描写一下那些在脑海中排名靠前的事吧。

文字的关怀

这就当作是我下半年的第一篇博客文章吧,可事实上备忘录中已经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畅想。

这样浑浑噩噩4个月,似乎忙成为了扼杀脑海中所有思绪灵感的借口。但是我反复地翻找凌乱的记忆之匣,却又找不出任何一件拿得出手的事情,包括我那么钟爱的博客。所以现在我老是嘲笑自己说:可能给手机充电,是我唯一能坚持下来的事情了。

但在备忘录里,并不孤独的躺着许许多多的残稿,多是在三百字左右,有在地铁上的随笔,有在回家时写的心情,还有生日那天写的小小的诗……但就是那么一些时刻,写了就写了,不再理会,只有在下一次打开备忘录的时候,不痛不痒的感慨一下。

轻轨路过菜园坝长江大桥的时候,我给洋芋拍了个江景的小视频,她回了一句话我清楚的记得:我也挂着吊环,望着江面,一趟一趟地走过,身临其境。我知道她在说实习的时候她想做到最后却并不开心的那段时间。她离开重庆4个月,我们聊微信的量比不过以前的一天,偶尔会猝不及防地发一句,我想你,想重庆的火锅串串和书店,好想告诉她我很高兴,因为南坪也将要开一家西西弗了,这样我就不用跑太远了,但如同开始的猝不及防,结束的也是戛然而止,不是她打翻了刚泡开的红糖水,就是我奔走在路上。

这篇博文得以成形,一方面是我确实太久没产出,对于自己喜欢的事却没所表示,深感愧疚;另一方面,哥哥的键盘实在是打字太舒服了。所以一切都还不算太敷衍,随性而为。最近几个月都在慢慢的适应,慢慢的调整自己的状态。下班后没事就看书,毕竟不能靠着目前这点涵养聊天,时刻充实自己;每个星期都会保持着一两次的运动状态,让自己处于健康的状态,在不算太晚的晚上,约上朋友一起夜跑,领略了南滨路的夜色,就尝尝重庆长江大桥的夜风,以前总是羡慕那些住在有海的城市的人,慢慢发现,自己所出这座城市的夜景江景却也是怎么都看不够;剩下一些时间都是想着要加强英语能力,而跟我有对比性的同事都是英语专业,相较之下,虽然上大学没把英语落下,但却没什么大的进步,发现了自己需要及时弥补的缺点,而某英语培训机构打出来的广告说:学好英语最好的时机是十年前,其次就是现在。对此,我深信不疑。

此时,当音乐结尾时,寂静将我整个包围,在这几秒钟的间歇里,有喷涌而出的孤单感受,但随即而来的音乐声又能带动着我键盘敲击的节奏,酣畅地继续我这几个月以来第一次写作(闲谈),想来我依旧爱着这来自于文字的关怀。

国庆节快乐!
晚安。

吃加葱的小面

如果你被我的标题吸引过来,那么很好,我成功的吸引了你的注意,那么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口水而又无聊的故事。

今天晚上去学校非食堂区域吃面条,在当时只有我一个人的情况下,我请求那个恶意将我的面条夹烂的大妈给我加一勺葱,她说碗底下有有葱,还加什么。她居然凶我、她居然凶我、她居然凶我。那一刻我的玻璃心碎了一地,我想她本来是想说:长得那么丑还没工作,吃小面就别要求加葱了。心中有一万头可爱的羊驼奔腾而过,我脑子里闪现了食堂里无限畅加的香菜、葱、油辣子、小米辣,还有只要要求,食堂阿姨就会加吃不完那么多的青菜。大妈一边凶我一边给我加葱,可是我并不想感激她的“刀子嘴,豆腐心”好吗,在她要加入的0.00001秒前,我说我不要了。哼,我可要有尊严地吃小面。

在我来到大城市的这几年里,我觉得低成本服务业的水平是不怎么高的。我不知道顾客是上帝是什么时候的流行语,但显然,在中国是没有上帝的。出租车拒载甩客这种事很常见;收银员顾着聊天而不来收银常有的事儿;区别对待团购客人和walk in(就我在咖啡店做过一年兼职的经验来看,团购网站是会补差价给经营者的,所以根本没必要输了服务。)等等等等

不过说了这些又有什么用呢,说也到底这不是一己之力就能影响得了的事情。最多能做的就是心情好的时候保持自己的气度,心情一般的时候默不作声,心情极差的时候掂着顾客是上帝的架势。

以上全是废话,如果你已经看到这里了,那谢谢你宝贵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