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逗号

逗号的文字电台是逗号的个人博客,记录一点心情、描述一些事实、评论一些现象,仅此而已。

秋 忆 浓

秋 雾气弥漫 叶落满地

和朋友下班步行至附近的高中,清冷的街,寂静的夜。一排排矮矮的未拆迁的房屋,在高楼中显得格外的宁静,空气中尽是炊烟的味道,而味道总是勾起回忆。校门口的奶茶店,关东煮冒着烟,手抓饼和杂粮煎饼可以加好多料,间隔着一家的大鸡排……记忆里那些美好时光总是能好好的浮现。

那个春天里总是贪睡被粉笔头砸的男孩,那个夏天总在太阳底下耍帅的同桌,那个秋天喜欢在银杏叶上写字的清秀姑娘,那个冬日里裹紧大衣里保安叔叔……眼前一前一后嬉笑着的校服男孩,是十几岁的怦然心动,是青春剧的林杨和余淮,是一年又一年成长起来的希望,也将是加入我追忆过去的一代人。

朋友说要吃手抓饼买奶茶,她说她有钱可以加鸡蛋培根鸡排火腿肠了,第一口咬到半熟的生菜时,还是能感觉到幸福的泡泡,我在无人的街道上转了一个圈,好吃到转圈。遇到同是下班的同事,双手张扬的给他打招呼,少了穿上制服的制约,是那个内心住着的小孩。

逛了两家文具店,还有五块钱一只的英雄钢笔,用它抄了一首《题都城南庄》,没有lamy写着顺手了,可现在谁还卖五块钱的钢笔啊,就如同这首唐诗跟今晚的情形也不搭,大概只是怀旧了。

2018年10月24日

一生太短 一生好长

于是马上就将进入24岁,洗完澡出来外面放起了烟花,我发到群里说:这大概是给我庆贺的吧,庆贺即将到来的本命年。

听着毛不易的《无问》,一生太短,一生好长。是的呢!一生太短,犹记得上一个生日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佳佳带我去吃了大蘑菇;哥哥嫂子妹妹等着给我吹了生日蜡烛,我许愿说升职加薪男朋友,前两个实现了,后一个还遥遥无期;我还跟沫言女神说下个生日要一起过;Tiffany小姐姐叫我去南滨路买醉;最后我在沙发上编辑了两条不着的文字发了微博和朋友圈。瞧,我记得多清楚啊!

然后开始了名为23岁的365天,经历了成功的喜悦,经历了更多的情绪崩溃;认识了新的朋友,那些旧知己幸运也还在一起;意料之外的成了副经理,但也第一次离开了常驻地;工作的喜悦都在第一时间与同事分享,难过的事在第一时间吐露给了三五知己……这一年,365天,好多好多的事发生了,好多好多人走进过我的生活又匆匆离去,倘若要一一记录,今夜怕是要奋笔疾书写下去。

那些值得记住一辈子的总要记录,终于去看了梁静茹和朴树的演唱会,那时候感觉是无数成长中的爱恋和迷茫中的挣扎用上了心尖。

爸爸也慢慢从自暴自弃的情绪中走了出来,妈妈也说要享受生活,妹妹毕业了,哥哥领证结婚了。

阿糖在她的挣扎中重新开始重视自己热爱的事情;佳佳还算顺利,偶尔的小情绪就像阵风,吹了就过了。我们三个现处三地,但好像时时在一起,通讯的发达给了我们便利,让我们跨越了地域的限制。

洋芋突然准备出国读书,放弃了回云南富甲一方。然后一头扎进了书海,偶尔聊起学习、许三多和未来。

还有好多的心事,好多的喜欢,好多的MMP,都随风而去了,实在没散那些,可能在微博中也能找到蛛丝马迹。

时间一秒一秒走着,一觉醒来,我将进入人生的下一个365天了!

24岁,本命年,身体健康,升职加薪买房,一切顺利。​​​​

写于2018年7月4日晚生日前夕

记一次离职

终于跨出了成长的一步。

4.20日收拾个人物品办好手续离开了那个每日每刻都让人觉得压抑的地方—重庆富力艾美酒店,其实别离已经铺垫了太久,过去的一个月中也是时刻都笼罩在我是外人的气氛中的。事实上我承认这是我进步最为飞跃的一年,所做出的成绩最为丰盛的一年,最过于隐忍自己的一年,刚毕业的那一年,我沉浸在自己还刚刚毕业的氛围中,觉得一切不必过于急切,做着简单的文秘工作。而这一年,我把自己姿态放得很低,低到尘土里,以至于大家把我的这种努力学习进步而又低的姿态当作是理所应当了。

所以一段时间里,在微博上发了很多长长的关于不好的情绪的微博,其实现在人的情绪都在微博上宣泄了。当我在微博上看到“现代人的崩溃是一种默不作声的崩溃。看上去很正常,会说笑、会打闹、会社交、表面平静,实际上心里糟心事已经累积到一定程度了。不会摔门砸东西,不会流眼泪或歇斯底里。但可能某一刻突然就累积到了极致,也不说话,也不真的崩溃,也不太想活,也不敢去死。”所以我决定辞职也有这个某一刻,记得很清楚那一天,一大早去到马拉松组委解决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这一个早上本来是我要去做身体检查的时间。所以晚上与总监聊天,她问我怎么样,我不受控制的说出我要辞职。

这件事发生得感觉我自己都觉得虚幻,后来总经理、人力资源总监跟我聊了很多次问我要不要留下来,他们可能觉得我是一时冲动或是赌气,但其实是那个点我没过去了。对于这件事儿我也不知该如何去评价自己,无论是冲动也好不理智也罢,但始终是一个重要的决定。

在提出辞职的期间,也还算很顺利的拿到了另一家副经理的职位,一个不算好的四线城市,并非没有选择,而是机会难得。过完辞职后的周末匆匆赶往下一个目的地,新的城市,新的环境,新的人,新的质疑。而前三个新的状况我能完全去适应,面对那些质疑声,觉得我是靠关系或是怎样的声音,我暂且不去回应,我选择用自己的行动和成绩来证明,我不是关系户。在新的城市这五天时间,就是往返于公司和住所的旅程,我差不多数清楚了一路上有多少家超市,多少家饭店,移动的摊贩从几点卖到几点,哪个老板的水果比较好吃……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我去学,没有时间想家,想重庆的火锅串串烧烤。

所以这就是这一个多月所经历的一些心路旅程,有时候觉得自己挺幼稚的,老是惧怕去改变,但有时候又觉得挺冲动的,就这样就改变了。按你胃,生活中那一个莫名的点,太奇特了!

以上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