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逗号

逗号的文字电台是逗号的个人博客,记录一点心情、描述一些事实、评论一些现象,仅此而已。

记一次离职

终于跨出了成长的一步。

4.20日收拾个人物品办好手续离开了那个每日每刻都让人觉得压抑的地方—重庆富力艾美酒店,其实别离已经铺垫了太久,过去的一个月中也是时刻都笼罩在我是外人的气氛中的。事实上我承认这是我进步最为飞跃的一年,所做出的成绩最为丰盛的一年,最过于隐忍自己的一年,刚毕业的那一年,我沉浸在自己还刚刚毕业的氛围中,觉得一切不必过于急切,做着简单的文秘工作。而这一年,我把自己姿态放得很低,低到尘土里,以至于大家把我的这种努力学习进步而又低的姿态当作是理所应当了。

所以一段时间里,在微博上发了很多长长的关于不好的情绪的微博,其实现在人的情绪都在微博上宣泄了。当我在微博上看到“现代人的崩溃是一种默不作声的崩溃。看上去很正常,会说笑、会打闹、会社交、表面平静,实际上心里糟心事已经累积到一定程度了。不会摔门砸东西,不会流眼泪或歇斯底里。但可能某一刻突然就累积到了极致,也不说话,也不真的崩溃,也不太想活,也不敢去死。”所以我决定辞职也有这个某一刻,记得很清楚那一天,一大早去到马拉松组委解决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这一个早上本来是我要去做身体检查的时间。所以晚上与总监聊天,她问我怎么样,我不受控制的说出我要辞职。

这件事发生得感觉我自己都觉得虚幻,后来总经理、人力资源总监跟我聊了很多次问我要不要留下来,他们可能觉得我是一时冲动或是赌气,但其实是那个点我没过去了。对于这件事儿我也不知该如何去评价自己,无论是冲动也好不理智也罢,但始终是一个重要的决定。

在提出辞职的期间,也还算很顺利的拿到了另一家副经理的职位,一个不算好的四线城市,并非没有选择,而是机会难得。过完辞职后的周末匆匆赶往下一个目的地,新的城市,新的环境,新的人,新的质疑。而前三个新的状况我能完全去适应,面对那些质疑声,觉得我是靠关系或是怎样的声音,我暂且不去回应,我选择用自己的行动和成绩来证明,我不是关系户。在新的城市这五天时间,就是往返于公司和住所的旅程,我差不多数清楚了一路上有多少家超市,多少家饭店,移动的摊贩从几点卖到几点,哪个老板的水果比较好吃……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我去学,没有时间想家,想重庆的火锅串串烧烤。

所以这就是这一个多月所经历的一些心路旅程,有时候觉得自己挺幼稚的,老是惧怕去改变,但有时候又觉得挺冲动的,就这样就改变了。按你胃,生活中那一个莫名的点,太奇特了!

以上

未完

什么节,什么结

坐在餐厅的角落,一杯奶茶咕噜咕噜一口气喝掉了一大半,等着饭。平时很少在外面喝奶茶等饮料,大概是今天累得想暴饮暴食了。

五点钟活动也快到尾声了,颁奖的声音正在响起,我马上示意主持人再等一下,因为现在正与一位“客户”撕扯。

活动宣传在一个月之前就出来了,推广宣传新闻朋友圈儿满地都在撒,时间地点流程也是满街撒。一位陈姓女士本周四打电话来表示要参加活动,按照一直以来的活动计划我们是先付款后参与的形式,但陈姓女士一直表明她不喜欢用手机的支付方式,要现场付款,她再三强调她是尊贵的客户,我也因此给她承诺会给她留一个位置,还为她特意留了她想要的纯白色兔子。下午两点钟致电陈女士什么时候到她没有接电话,一个小时后打电话到前台找我,说路上堵车会晚点到,我告诉她活动三点半就开始了,我可以把她稍微排在后面一点比赛,但最好在四点之前赶到。

五点钟活动结束的时候她来了,瞪着我问我为什么她没来活动就开始了,餐饮总监和我都解释说(实际上也是如此)我们活动为了等她已经延长了二十分钟开始,其他的客人也有点不耐烦了,如果现在参加的话我们可以再叫一些小朋友跟她的小朋友一起比赛,给她的小孩计时,然后再比较成绩,而且接下来也有画彩蛋的活动……但是似乎这些都没能让她消气,她只是狠狠的瞪着我说,不等我就开始了,你知不知道我可是推了丽晶酒店的活动过来的,她们一群人一年给你们贡献多少钱我一年给你们贡献多少钱,我和我先生在你们这儿一住就是两三个月,而且画彩蛋有什么好玩儿的,我们在上海半岛酒店年年画彩蛋……然后和她妈妈说了现在参加没意思了,带着孩子和妈妈就翻着白眼走了。我看得出她还是忍住了想指着我脸说的冲动,我很感谢她。

在社会大学上课的这两年,遇到了许许多多的事儿,我也学会以一个成年人的思维去应对了,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两个字。

其实也算是一件很小的事,记录下来不是想要别人来安慰和指责,只是因为高跟鞋站了一下午,有点累;奶茶还有两口,没喝完。

一天复活节,一天愚人节。

一场活动,一次经验。

以上,逗号!

回望

有床的地方不适合看书,不那么自律的我对此深信不疑,多次出入西西弗和精典之后又觉得过于闹腾,在知乎上看到些还不错的独立书店,决定一一探访。

曾觉得这些场所都是打着文艺与独立的名义赚着一个群体的钱,但后来真正有机会接触一些之后才知道,这或许真的是他们的梦想:或是咖啡店书吧,或是能放映电影的小卖部,或是能向阳而长的鲜花铺。每个在18岁开始为爱写诗的孩子,都有个类似的梦想,我也一样。只是随着时光的流逝,有的屈服于现实,有的开始了追梦,还有的追梦之后屈服于现实。生活宛若一场可爱的Bunny game,推着前进也好,自我向上也好,都有一个我们要达到的终点。

这里的座位像川外难占到的图书馆,面向窗的那边杂草丛生却一年四季不失绿意。边上的房子也像山下破烂的男生宿舍,夕阳照到窗上依旧闪着金光。

有好久都不曾有这样的平静了,坐下来看书做题,完形填空阅读理解依旧是我的强项,多年来不曾改变,或者说多年来我在听力和写作上都不曾长进。

让眼睛休息的空隙,我想起佳佳,Nancy和洋芋,我想他们也该来试着找一下那一份平静的感觉,恍若我们都回到18岁,都回到一见钟情害羞脸红的年纪。然后也回到我对写作充满极大热情的时候。等车在写,泡脚在写,上课在写,读书感悟也写,旅行见闻也写,新年总结也写,悼文也写;日出很美,夕阳也美,高山流水都很美……

有人常说教,囿于过去的人没有未来,我也会想反驳说没有过去你从何而来,但当下佛系青年的誓言提醒我应该说“可以、都行、没关系”。所以我想表达的是,偶尔想起过去会提示自己现在的状况不能继续下去,need to change. 没有行动支撑的生活不会变得更好,只是平常和一如既往。

2018,首先不要放弃我写东西的热情!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