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逗号

逗号的文字电台是逗号的个人博客,记录一点心情、描述一些事实、评论一些现象,仅此而已。

成长就是不断妥协

如果有一天,我们湮没在人海中,庸碌无为,那是因为我们没有努力活的丰盛。

慢慢的活到了25岁,跟朋友聊天的时候喜欢说,我小时候怎样怎样, 他们会充满疑惑的问我,小时候?我喜欢把今天以前的日子都叫做小时候。 喜欢在每天日出的时候看天空与昨天的不同,喜欢在雨夜拍视频,喜欢收集生活里所有细枝末节的美好,喜欢一切能让自己高兴起来的事情,喜欢在漆黑的夜里点一支烟让风吹散……就这么简单。

最近跟还在读书的小男孩聊天,他乐观而充满阳光,喜欢空余时间被书籍填满,单纯没有戾气,喜欢分享而不是好为人师,观察人世间的美好,是一位妥妥的斜杠青年……一切美好的品质,足以让每一个青春期的女孩子心动,包括小时候的我自己。那他成长之后的样子又是怎么样呢,我不确定是不是还能了解。

其实做了太久的铺垫,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去写下接下来的内容。我哥在我心中是最早的男孩形象的启蒙,小时候最期待的事情就是他放假回家,我觉得他像哆啦A梦,能给我分享很多有趣的事,能让我做许多奇思妙想。后来他考上非常好的大学,偶尔打电话的时候他在实验室做实验;玩玩儿摄影,跟朋友出去骑行游玩;还像一个科技宅,可以给我修电脑修手机、找书找电影……

我在形容美好的时候喜欢使用排比句,省略号,因为美好在我心中它们是无尽的,不是我只言片语能够尽说,省略号留给更多的空间,让别人知道。——逗号

后来啊,他作为一个平凡家庭里的长子,就像浮世众生中大多数的长子那样,有家庭赋予的责任和使命。父母会为他在市区付首付买房,为了以后好结婚;父母会在意他们结婚的年纪,因为年轻生孩子比较容易。总之曾经这一个少年,在他成年与以后的轨迹中慢慢偏离自己青春的样子,开着牧马人,背着吉他,浪迹天涯,旅途上自由的歌唱,山谷里呼喊的回响。但你看自由两个字,长得就条条框框规规矩矩的,像是两个装起一切幻想的笼子。

感同身受这句安慰实在不妥, 德国哲学家莱布尼茨说过:“世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物种是有其多样性的,人也有各种式样,思想更是不同,如何能亲身体会到别人的个中感受呢,比起容易说出的“我明白,我懂”,我更乐于倾听和陪伴。深夜的辗转反侧,阳台的暗夜残烟,微信短短的几个字表述的不知所措,我懂却又不尽然懂。

电话打到最后,我说:“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办法总比问题多”那句古老的谚语吧。 最开始的时候想当英雄,想变超人,想成为被光环围绕的很厉害的人。后来我们就接受了一个事实,我们只是浮世终生里的最普通的人,你的家人朋友后代都只是普通人,养一个孩子,有栖息之所,有车,天气好的时候带着孩子去野外露营,讲给他听不懂的诗词歌赋和人生理想。

以上

再见,安顺|山川一程湖海又一程

2018年4月23日下午三点多,当高铁缓缓驶入站台,车窗外阳光明媚,我试图在脚踏上这座城市前,努力的看清城市的面貌,但窗外什么都没有,唯有郁郁葱葱的行道树在微风中摇曳。尽管安顺这座城市,在我年少的记忆中出现过许多次,但却从未踏足,一想到自己离开了常住地,要在这里生活,心里忍不住有些小激动。

出了高铁站,随手招了停在路边的出租车,一路上我感觉我更像是坐了公交车,边走边上边下,中途还去了一个记不住名字的医院接他母亲回家,这种不好的体验被初到这座城市的新奇感所覆盖,我想我得习惯。司机师傅并不健谈,只问我从哪儿来这种问题,后来得知我从重庆来到安顺工作,他说了一句:我们都想着出去,而你们却要进来。不知道他有没有度过钱钟书先生的《围城》,想来人生这座城,都是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四月底的天气还没到初夏,重庆早已火热难耐,安顺却是凉爽宜人,员工通道那颗樱桃树挂满鲜红的果实,后来这些时间啊我才知道,除了这颗初见的樱桃,附近还有无花果、猕猴桃、柿子、枣、苹果、李子……春意浓时闻得扑鼻花香、夏日看过硕果累累、深秋却只看银杏飘落满地、冬天的风当真刮得脸生疼。

慢慢的习惯了春风秋月夏雨冬雪,总是挑着天气晴朗的午后,拍酒店的外观或角落,加一句自己喜欢的话,发在朋友圈,同事纷纷转发。来之前想着,去了新的地方一定也要把周围走遍,回忆起来却觉可笑,除了安顺的景区,也只去过几次贵阳,说走就走到了草海。倒是门口的虹山湖成了春夏秋冬展示新衣服的打卡地,元旦那天的雪地,让我几次差点滑倒;三月里穿着齐胸襦裙假笑瑟瑟发抖;十一月里穿过的红色毛衣质量不好快要起球了……

在这里我离师傅(朴树)和欣怡(房东的猫)只有零点几厘米,收到过文淇和沫言女神寄来的小礼物;佳佳和妹妹都来看过我,都没带她们去黄果树;阿糖总是是跟我们有时差;第一次参加了年会,想起来还那么拘谨;给人事部了同事准备了一份我都喜欢的礼物;手机里虹山湖的照片累积了上百张,每一张都有意义……

除去这些琐事,最重要的是工作啊。胡总总是很温和;fan老板说来贵州可以“曲线救国”;马姐喜欢笑笑闹闹的工作;我在楼上蹦迪,多姐忍了我那么久;于总监总是会捡到我随机掉落的“怼人套餐”;何总监那么精致的男孩让我惭愧;Enzo哥、巴姐、Sun姐、K姐、Michael哥、虾姐、Niki、Wesley、Zain、Joy、大哥、亲爱的室友、经常让我蹭车的赵工、段工、邹厨、阿福哥、文师傅……很高兴认识你们Nice to meet you.(*排名不分先后)

生活的离别总多于相聚,且看明月,寄了多少份素笺,终不见,人归还,懊恼亦徒然。生命中走过太多人,有一些人,只见一次面,却成了抹不去了记忆,就算以后无法相见,祝愿你们万事顺遂、毫无蹉跎。

2019年9月24日 逗号

你那边有没有繁星和满月?

从没有人说过八月什么话,夏天过去了,也不到秋天——林徽因《八月的忧愁》

八月很好啊,经历了很多美好的事情;十五的月色很美,风也温柔~

踩着晚霞下班,每次看到晚霞,我都会想起《今何在》的紫霞仙子每天傍晚都要独自欣赏天边的晚霞,若这个时候碰上有其他仙女叫她出去玩,她永远都回答这样一句话:我看晚霞的时候不做任何事情。

当代通讯的发展,让相思变得愈发不那么珍贵,李白要寄愁心与明月,随风才能到达夜郎西。而如今朋友在微信群里呼唤,让我们快看今晚的月亮,我们的悲欢美景,在1秒钟内透过互联网得到了回应。扔下让人想睡觉的英语书,几步跨到阳台,那一刻我只恨自己读书太少,繁星伴着圆月,中元节自带着气氛,我却吟不出一首诗来。只能拿着手机告诉所有朋友,快到阳台,看星星数月亮。今天是七月半,你看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那是曾经最爱你的人,停留在夜空,为你点起了灯。

就这样趴在阳台,呆呆凝视了夜空半个小时,实在想用文字记录下自己的心情。桌面杂乱的堆了很多草稿,皆以日期命名,有简单的日记,有深刻的读书笔记。最后无一例外的被遗忘,等我下次再打开某个文档的时候,早已忘了当时的心情,剩下的结语更是难以继续。

日子转眼过到了8月,这个众人眼中没甚好说的月份。建军节祝别人快乐,情人节雨倭无瓜,中元节不宜出门,接着处暑出暑就该进入秋天了……八月一望到头,日子平平淡淡,好像常说的一望到头的人生,看到60岁的样子。连值得庆贺的大事都赶着7月最后一天,放贷成功,有歌之年门票到达。

好像一年总得有演唱会、音乐节、话剧等心灵建设,在年底写总结的时候,才显得不那么索然无味。上周末去省城听李宗盛先生的演唱会,从开场白到凡人歌,时光轴从1989到2000,地点从台北到北京,从李宗盛到李剑青……虽说大龄青年应援全靠手机灯,但这是一场很值得的音乐会,他61岁了,年少不懂李宗盛,听懂已是曲中人,这句70、80后挂在嘴边的话,或许是下次想起他时我的心情。

上上个周六晚,插上香薰灯,打开网易日推,翻开英语书,开始犯困思考人生。我把辣抓(哪吒)的头像换了,因为奶奶说她要给我开视频的时候找不到我。奶奶视频的必说话语是:我孙女皮肤好白啊!吃饭了吗?热不热?不热啊,这里夏季总是25°左右的天气,露腿低胸裙子放在柜子里开始发霉。邀请她来这边避暑,她总说等我成家了再说,我总说还早。成家是多么沉重的词语,感觉背负不起。研究表明:当代90后单身女性都喜欢独自美丽,搞男人太麻烦,追星却乐此不疲。或许不久以后,就没有人喜欢研究90后的习惯了,从80后到90后到00后,总是20岁左右的男孩女孩永远最有趣。

短短1000字试图把记忆留存得清清楚楚,但承认吧,留下来的只是沧海一粟。八月上班的路我走了13个来回,药店外多了一块能踩到“炸弹”的地砖;第三个路口的彩票买过4次,一次没中;武当山路口,每个早上有个阿姨推着满满一车小米蕉叫卖;每个周一早上8点,公安局楼前聚集人准备升旗;《总有一天你会出现在我身边》这首歌,我循环了487次;最佳东方的简历被看过87次,面试的电话接了26个……八月上,平凡却一点都不简单。

2019年8月15日 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