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温柔的秋天

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别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我的不远千里,要从杭州赶上青岛,更要从青岛赶上北平来的理由,也不过想饱尝一尝这“秋”,这故都的秋味。——郁达夫《故都的秋》

多少年了,一直想去北方过一次秋天,那种金黄满地,那种郁达夫先生笔下故都的秋,但现在欣赏的却是江南之秋。今天是我到我到宁波的第54天,清楚的记得飞机到达机场开始滑行的时候,我的脚底紧张得全是汗,舱门打开那一刻,空气中却并没有海鲜味鱼腥味,而是一股淡淡的桂花香,说起来没什么好纪念的。大抵是这段时间好像自己比以往更活跃,像一个在做城市漫游计划的旅行者,所以每个周末都会找一个城市角落去探寻,从十月开始到现在,即使立冬已过,却也感觉是在享受漫长的秋天。

郁达夫先生《故都的秋》中也有形容过江南的秋天:在江南,秋当然也是有的,但草木凋得慢,空气来的润,天的颜色显得淡,并且又时常多雨而少风;只能感到一点点清凉,秋的味,秋的色,秋的意境与姿态,总看不饱,尝不透,赏玩不到十足。秋并不是名花,也并不是美酒,那一种半开、半醉的状态,在领略秋的过程上,是不合适的。但各花入各眼的天气却并不能被这只言片语限制,很明显我爱江南的秋天,这样的好天气总是能让我想起和佳佳、阿糖、姐姐一起度过的秋天,惬意中搅拌着自由的味道。

工作日天气的好坏并不会给我带来多大的影响,不过是关上的窗,夜阑卧听风吹雨罢了。因此除去国庆期间台风的光临,在我看来其他时候的周末都是好天气。晴天分两种,阴霾天和艳阳天,阴霾天里天与地仿佛连在了一起,一眼看去好似眼睛度数又涨了些;艳阳天自然是不必提,一望无际的蓝都是爱情的颜色,偶尔有些云清澈的飘着,像极了动画里的景色。雨天也分两种,江南烟雨和滂沱大雨,江南烟雨中总是幻想逢着一位撑着油纸伞的姑娘,她有丁香一样的忧愁,丁香一样的芬芳;滂沱大雨将楼下菜地的泥土翻起,萝卜露着白白的肚皮,小白菜也被打得东倒西歪,但那股泥土的腥气真是好闻。

我前脚到宁波漂泊,贵阳的“网友”Tiffany后脚就为爱到了昆明工作,我们两的朋友圈总是在周末丰富多彩起来,她要打卡昆明100家名宿,我要去到宁波各个角落。或许她与我一样,相册里都有许多朋友圈放不下的照片,眼里都有相机留不下的美景。宁波大学的风中都是知识的味道,骑着单车逛拍逛拍一个小时,想起那些未实现的校园爱情,瞬间坚定了我的flag;鼓楼的街并没有让人生出多少情愫,但在这里却第一次觉得人多;月湖与天一阁相连,月湖泛舟的人很多,像小西湖的感觉,天一阁中国最早的私家藏书楼,大概是“港通天下,书藏古今”的奠基;宁波博物馆是王澍“新乡土主义”风格的代表作,展品囊括了从史前河姆渡文化至近代以来的珍贵靑铜器、瓷器、竹刻、玉器、书画、金银器、民俗等文物(这一句是百度上写的);去东钱湖的时候,心心念念想看看柏悦,那一家传说中不卖粽子月饼等一切周边的酒店……这大概就是我过的2019年的秋天,只要足够忙乡愁就赶不上我。

温柔的夕阳,更多的是金黄的落叶,扑鼻的桂花香,温热的糖炒栗子,冒着烟的烤红薯。秋天真的过滤了所有焦躁和烦恼,嚯,温柔的秋天!

以上,逗号写于2019.11.18

秋天又要来了,结束了两年多的漂泊,回到了重庆,你还好吗?

相关文章:

  • 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