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去哪儿了

第一次听到《时间都去哪儿了》是2013年12月19日,冯导电影上映那一天,固执的我在电影院里笑着流泪,因为又多了一点关于父母而不是爱情。

大年初一,妈妈说要去庙里烧香拜佛,我把这不看作是迷信而是一种精神寄托。让我也跟着去,因为今年我就要是二十了,在加上去年闯了祸,也是妈妈的本命年。我才知道,妈妈在28岁的时候生了我。“才”字并不着重于表现我在数学方面的差劲,而是从来没去注意这个问题。

20年过去了,虽然多数时候自己是留守儿童,只是这整整的20年,“磨白了爸妈的头发,也让他们操碎了心”,不算夸张而是事实呀!

妈妈是一个年轻的时候吃过很多苦的人,个中原因很多,在非我亲眼见证下发生过的那些事情,我没有任何资格评价对错是非。小时候带着我们在家的时候,脾气是非常不好吧,记忆中是如此。那是对于我们的生活来说,动辄是打,有时候被打不哭也不躲,这样反倒是把妈妈给急哭了。是呀,年纪轻的时候那会知道,妈妈的暴躁是因为一年有365天,每天都要吃饭。到如今,十多年过去了,时间早就磨平了心性,任何事情都是心平气和。而我知道这一切并不是因为我们变得有多懂事,她透彻了许多关于生活。关于年轻时候的那些委屈,我觉得她只是放下了一部分,剩下那些储存的能量随时都会被细细的火苗燃烧起来。

错过了春晚,那么看了一下《元宵晚会》觉得是一种失而复得。感觉已经不像最开始那样喜欢吐槽了,让我来也不一定能够做的这么好,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批评别人。大萌子那些三十年与父亲的合照显然是人生最好的纪念方式,无论是在现在还是未来,看着真的是很羡慕和美好的。我们家鲜少有老爸的照片,他是一个不喜欢照相的人。以至于过年收拾屋子的时候,发现了两张照片有老爸的身影都是惊喜。一张是爸妈结婚时候,现在他们当年身后的那一颗橘子树已经变老;一张是与叔叔的合照,当年那两个青春洋溢的小伙,鬓角都有了或多或少的白发。我想,家里是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我们全家是有合照的,我和爸爸的第一张有记忆的合照,是前年春节,老爸早起陪我爬山,我们在朝霞的见证下有了第一张合影,老爸由此成为了第一个陪我看日出的男人。

我也好想知道,时间都去哪儿了。父母那些被我们偷走的年月中,都历经多少的我们永远都无法知道的变化。终于以为那就是奋斗的尽头,儿女又到了谈婚论嫁。一双眼,可以包藏多少泪花。;一颗心,又能装下多少的牵挂。

相关文章:

时间都去哪儿了》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