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

当人还年轻的时候
一只破门而入的小鸟
一颗冒出尘土的新芽
都是人生感伤的话题

回忆里转伞飞出的雨滴
那是物理题
而我在矫情的年纪
阳台观雨妖冶的仙气

人说喜欢冯唐,易老
惊那男人也曾轻狂荒淫
在一个东风移位的早晨
言语间忽然喷涌的沉默

年华里行过的桥,走过的路
皆渴望伪文艺的当初
不恨春去也,少年迟暮
只因衣不如新,我却如故

相关文章:

诗人》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