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写诗
写这长夜的未知
写你们写不出的相思

今日帝都下了雪
还没去过龙潭湖公园
却听闻那张长椅不复再

也是这样的秋天
那个十七岁中意的少年
惊扰了南方深秋的困倦
他对我展开笑颜
而我尚能抵御风雪

相关文章:

  • 无相关文章

》上有7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