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尔扎克与小裁缝

整理自己的手机备忘录,翻到这篇我遇到过很多次的《巴尔扎克与小裁缝》简短的评价,备忘时间显示是2015.08.21,我不太确定是不是我写的,但看那幼稚贫乏的文笔,应该是我自己写的。以下为正文内容:

《巴尔扎克与小裁缝》是我最喜欢的周迅的两部早起电影之一,还有一部叫《苏州河》,我很不理解为什么会是禁片。《巴》里,那时候周迅还不是周公子,陈坤还没有演厂花,刘烨还不是社长,总之每一个人都嫩得能掐出水,嫩得像我一样。第一次看的时候,我喜欢刘烨那一口听起来像是在唱歌的湘西话,陈坤说“莫扎特永远想念毛主席”,周迅那两个象征的未婚妻的双马尾。在我看来,那些外国籍的华人导演,拍出来的电影,总是要让人看好几遍,才能体会到每一个细节隐含的情怀,比如李安。

电影接近尾声的时候,马剑铃给小裁缝挑的香水是YSL Baby Doll,中文翻译:巴黎情窦,27年后的他在给那个27年前听着他念巴尔扎克的山里小裁缝挑礼物,然而故地重游,没有重逢,没有惊喜,没有人接过这个礼物。当长江水淹没凤凰村,属于巴尔扎克与小裁缝的故事早就结束了,再多缱绻不过怀恋。 

“我爱你,说十遍”罗明笑着让小裁缝说的时候,马剑铃没有表情,他蹲在旁边。在可以爱小裁缝的时间,他一直是一个默默在旁边的姿态。他在电影里用第一人称自白,然而即使以如此接近观众的方式,他也从没说过,他爱小裁缝。 
   
27年后,在上海机场站在罗明身边一起接马剑铃机的罗夫人,朱缨小嘴,皮肤白皙,她带着精致的眼镜,开着车自信的说她丈夫的成就,那个站在她身边的男孩会听话的叫叔叔。这个男孩,不是那个30年前马剑铃拉着小提琴掩护,小裁缝咬着牙,妇产科医生偷偷摸摸做掉的孩子。这个女人,也不是那个30年前偷偷拆了闹钟,在山洞里听他们念巴尔扎克,追着车让罗明早点回来的小裁缝。这个男孩在不停的长大,那个孩子永未降生,这个女人也许度过太多书,那个女人只爱巴尔扎克。 
   
巴尔扎克,让她带着她的美丽,去了未知的远方,沉迷的是他们,觉醒的是她。她问过巴黎在哪,那时她情窦初开。 
   
多么美好默契的爱情和友情,四季更迭,年轻的依然是长江,怀恋是长江底的Baby Dol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