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随记

待在寝室写了一天的论文,黄昏前出门散步,感觉路边所有知名的不知名的花都开了,是不是我过了太久不怎么规律的生活了,感觉像是昨夜的一阵春风才将大地吹醒。春光如许,倒是有些辜负了。

欣赏完自己想象中的日落以后,就回宿舍,在客厅里看到了两本散落着被他的主人遗忘的书,《王小波作品选集》和《民国女子》,前者里的散文基本上是看过的,后者里的人物,也有少许我是读过她们的传记的。翻了翻《民国女子》,每次看到张爱玲和胡兰成我都会想到一句不知道是哪个书友说过的一句话:“胡兰成这个人,光看文采,还是个好人”。

民国女子在我们21世纪的女孩子看来,艳羡她们的气质和才华,敬佩她们为了国仇家恨做的贡献,更多的吸引则是她们大多数都不怎么完美结局的爱情。

与我想当年纪的张爱玲,23岁的她,没有过爱情,所有的风花雪月都是凭感觉想象而来,她没有亲历。在认识胡兰成之前,她生活在想象中。而他是专程寻着她的文字而来,又用“临水照花人”这样香艳又凄然的词形容她,想必他的到来是打乱了一切的。

我曾想,我以后会遇到的人会是什么样的,然后发现,在我现在的年纪有点喜欢读书写字,能懂我文字的男生,更容易让我交付内心。我有时渴望这样的人出现,两个人聊聊文学,分享一本书,感悟处处能说到彼此的心坎,一起谈论诗词歌赋,在曼妙的文字里沉醉,每天的晨昏都有新鲜感;可有时我又害怕出现了这样一个人,命运却只给我猜到开始而猜不到结局的机会。

2016.03.05

相关文章:

  • 无相关文章

黄昏随记》上有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