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时,我们这样想

昨日结束了为期15天的军训,走出运动场那一刻突然想起:这以后将要继续走的操场不会再有我们穿迷彩服的模样。
好想念第一批军训的教官。想念那个总是叫我们“小朋友”的雷大叔;那个总是操着一口成都话叫着“张教官”的徐sir,那个喜欢偷懒的徐sir,那个训练时只会说“确实对正看起了”的徐sir,那个睫毛很长的徐sir;那个很努力的张sir,那个说”不要拍手不要笑”的张sir,那个会表扬你的张,那个总是被我们挑逗的张sir。虽然在军训的十五天中你们只存在了三分之一,但我们真的很感谢你们作为我们进入大学的“开胃菜”,引导者。只想说:那五天,我们五连的每一个人都很卖力,很认真,很开心。我相信:回去,和从未来过,是不一样的。
对于第二批教官,我们没有恶意,却也没有善意,或许因为先入为主的思想,我们不会再在晚上收操的时候喊“教官我们爱你”,不会再在后面喊“教官,我们听不到”。总之,那样友好的感觉确实结束了,但作为官方语言,还是感谢你们,感谢你们十天来对着我们这样一群孩子气的大学生没有绝望,谢谢!
感谢军训,感谢国防教育。虽然十五天军训给我们带来的长远影响只有思想记忆,我们不会在和朋友一起走的时候“注意排面标齐”,不会在听歌的时候“注意重音在左脚”,不会在路过主席台时敬礼踢正步。不会再有3000多人一起穿迷彩服,晒太阳,淋大雨,骂教官。或许这人生最后一次军训,我的思想也是缺席的。
最后想要发表一些官方的感谢:感谢马团的指挥,感谢王参谋长的好声音,感谢红军师亮剑团军乐队表演,感谢尖刀连的武术表演,感谢所有教官和指导员,最后感谢一起坚持下来的5连。
或许青春不变的经典就是:开始疯狂挥霍,结束疯狂怀念。

相关文章:

  • 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