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一点乐趣

不知从何时开始偏爱宋词,总觉得宋词有一种无法名状的美,当然我不是爱好像李清照那样凄美怅然的词句,只是曾经读过。毕竟喜欢的苏轼或是柳永那样,含有豪迈却不失婉约和柔美气息的词句。

柳永的生平事迹我是不太想要知道的。曾是在课堂上学过他的一首词,也是在课堂上听老师说过”这第一位专业词人”,大多词句都有很常在、很易理解的意象。我不是做学问的,自然不悦于晦涩难懂、华丽的辞藻。

目前为止,他的作品还是看得不多,所以《雨霖铃》就可以算作是目前为止最为喜欢的。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情书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个人说。

时至今日,应该还有好多人记得这样的词,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语言,在我看来,更是因为其中表达的感情和离别的景象写的真的很逼真。那些平实却又不好用的组合真的就这么样组合着,并带给即将失去青春的少年的快乐。

青春已不知失去多少,总是记得讲解本诗的激动,不知现在的你还有没有过去的活力和激动?

相关文章:

  • 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