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说

给自己的文章,取一个毫不搭调的名字,就像以前一样。

为自己的年龄,写着前后没有联系的话,就像现在这样。

那些吸引人的东西,也就是吸引着这个年龄段的我而已。

崇拜静茹姐姐,她说原来你也唱过我的歌。

信过春哥,因为她的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现在迷上情歌王子,因为空出来的时间刚好拿来寂寞。

从一个小村走向小镇,路过小县,现在我走进了市区。

这些延伸的“成就”说明,我没有停在原地,我一直在前进。

不觉中我已走了这么远,明天的我会去到哪里?

为了明天的美好,我要去适应社会,穿上高跟鞋,学习化妆和礼仪。

喜欢一个人,然后在岁月中忘记了,甚至没来得及叹息。

想去一个地方,限于责任和使命,永远羡慕别人到达了。

这一生,也就几十年,这是老人们最喜欢说的话,似乎我也可以因此感慨。

一点小小的符合,就收买了自己,让我不再自由。

所以,我们都是这样随大流,是不是适合自己早就不重要了。

相关文章:

  • 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