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你们,淡然的我

刘同会到川外来开讲座,是我们完全没有意料到的,但是他确实是真的在川外开了讲座。

星期三晚上的旅游学是我唯一一次懂了她在讲什么的课,好像那个晚上,所有的人就一直很亢奋。同桌在另外的群消息里看到了抢票的消息,就在给我讲,问我知不知道,我马上给辅导员发了短信,于是我就成了第一个拿到票的人。下课时给班上的同学将这件事之后,场面就异常火爆了,所有的话语 就围绕着打电话,估计那时辅导员的电话都被打坏了,所幸我们班抢到了30分之8的门票。

星期五来的时候,就可以感觉到空气中不一样的味道,是一种兴奋剂都无法达到的效果。7点30开始的讲座,3点多的时候就看到大礼堂外面排着队已经很长了。听说有从外地来的,像新疆、西藏、甘肃这些地方,虽说没有办法入场,但是却是等着签书的。到6点的时候,场面已经是一种很混乱的样子了,少说也是有近一千人排队的,可是礼堂的容量是没有这么多的。

我在这群疯狂的人中,就变得很被动,完全是人潮把我推向了前方。我一直就知道,若是要追一个名人或者很是热爱某个名人,是建立在钱的基础上的。所以我向来都不热衷与什么,不管我有多么喜欢,这倒是让我想到了一句话,不是我太冷漠,是我没有经济基础。当有免费的讲座可以听时,我倒是显得有点兴趣,跟着一起去了。

看到本人时,往往是一种不同的感觉,不管是李阳、古岳还是刘同。在职来职往上看到的那个刘同,是一点 不给人留面子的,是生硬的。但事实上,他在台上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觉得你们真是太无聊了,无聊到周五晚上不去约会,跑来听这么无聊的讲座。但是在我看来,说出这样的话,隐隐的是一种无形的优越感,意思是说,看吧,就算是周五,我的讲座一样是爆满的。

对于他说的内容,一些事赞同的,一些是中立的,还有就是我体会不到的,可以不加体会。 但是绝大多数还是从励志方面来的,因为我们就是冲这个去的。

我不太了解他的家庭,也没有太在意的去评判他到底是不是十年奋斗,换来今天的成就。若是陈欧这样的出一本书,我就是绝对会鄙视的,本来就是一个富二代,只是说在别的行业出了些成绩,就来宣扬自己的奋斗史,这不靠谱。

讲座进行没多久,现场就失控了,门外的人太狂热,就开始撞门了,校方考虑到安全问题,就提前结束了讲座,但是这样的决定又让现场的人很不乐意了,最后就还是提前结束了讲座开始排队签书。

相比于那些一次性签了好多本的人,我显然就像前面说到的,我就是去打酱油的,我只是想去,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会少。

相关文章:

疯狂的你们,淡然的我》上有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