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八点零十分的重庆

这是八点零十分的重庆,

检票口处已经再没有空隙。

这不是春运高峰期,

这是八点零十分的重庆,

一声雄伟的汽笛长鸣。

重庆北站高大的建筑,

突然一阵剧烈的抖动。

我双眼吃惊的看着入口,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心突然一阵剧痛,几年后

也将面临这样的场景,送别或离去。

我忍不住想要靠近,窃听他们的话语。

直到这时,直到这时候,

我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阵阵告别的声浪,

就要卷走车站;

重庆在我的脚下,

已经缓缓的移动。

他们再次回头,

拼命地向重庆挥动手臂。

多想有人此刻对他们说:

留下吧,别走。

可是他们只能大声的喊:

永远记住我,重庆!

终于他抓住了什么东西,

管他是谁的手,不能松。

因为这是他们的重庆

这是他们最后的重庆,

也许再不会回来的重庆!

(送别诗,致大四,灵感来自食指《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