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难免还想你

多日前一别便再没有见过,不算是没有机会,是我太刻意躲避。

就像说起别人的故事一样,我很淡定的跟你说,以前好喜欢你,因为你才会改变。我想象着你在电脑前的摸样,始终还是猜不透。

之后约着吃饭,我也是赵着借口推脱,不怕尴尬,但是似乎也没有初始的随意了,总是我是该要矜持着一些,不管是不是发自内心。

你有你的独木桥,我就该是要安心的过我的阳关道,想着越轨是要好大的毅力和勇气。就像林徽因说的:终于明白,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那些邀约好同行的人,一起相伴雨季,走过年华,但有一天终究会在某个渡口离散。红尘陌上,独自行走,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湿诺言。山和水可以两两相望,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那时候,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从前是三句话离不开你,现在也可以十天半个月没有你的消息,下定决心要做的事其实真的是很简单的,尤其是关于情感。勺子哥说的:与跟生命有关的人耗着,少与生命无关的事耗下去。从那以后,我就把你当作了是与生命无关的事。

你发微博说你在你家楼下的便利店背单词,从外面回到烈士墓,等着同学一起买菜晚上烧烤。路过时,在门口就看到了穿大红色体恤的你拿着厚厚的单词书,我走进便利店买了矿泉水,没有转过头去看你,更不用说是打招呼,其实天知道我有多想打招呼的。然后又慢慢走出了。此后一直在微风不燥、绿树覆满的街边等人,一个电话打来告诉我说:我在LAWSON里面,你过来找我吧!我依旧走进了便利店,给我朋友打招呼,此时终于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逗号!几句矜持的寒暄,各走一边,我真的是很矜持了,比起从前,你也好客气。

都说世相迷离,我在如烟世海中丢失了我自己,而总是如烟火的你呛得我不敢自由呼吸。千帆过尽,回首当时,如今留下的,全是客客气气。

晚上的烧烤,那么高的气氛,在华灯初上的磁器口渔船上,看重庆夜景江景,喝茶、吃自己烤的作品,和要好的同学聊天,还跟我的女神搭讪一番。但是间隙时,还是想起了你,还是对自己骄傲的奖励。我终于可以骄傲的路过你,不打招呼,尽管我有多不忍心。知道你叫出我最喜欢的称呼,然后骄傲的微微回应你!

都没有眼神的交际,我怕看到你的眼睛又会惊心,可是都还是发现你的胡子又长长了,是不是最近太忙了;形容憔悴,是不是一直没有早睡?保守的说,还是偶尔扰乱我的心,偶尔难免还想你!

几个字的问候,就能让我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在船顶和朋友烤着剩下的菜,讲着我的心情,很开心有人不嫌弃愿意听。轻轻的唱着:你是微醺的上集,你是微妙的下集,你是未完待续,当局者的迷!

(文学来自于生活又高于生活,高中语文老师语)

相关文章:

偶尔难免还想你》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