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真,嚣张的真

昨日给大锅送东西过去,但貌似更多的是我的掠夺。我说要一起出去吃饭,然后说:今日一别,来日再见,不知何时。

之后便在聊天的过程中讨论到这个说话的问题,感觉是同样的话,矫情的说和正常的说,那就是显示出的矫情和正常。

矫情的说:若某日,我卧轨自杀,不要悲伤,不要难过,我的灵魂会一直伴你左右。正常的说: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这种分别,就区别了哪些是作家,哪些是“粗鄙”之人,一句话表达相同的意思,也许更加的晦涩难懂,别人就越觉得你有文化,那这样算不算是一种众人的病态?

某次去听讲座的时候,有一位些影评的人说:以前我总是走那种看似高端,实际上就是难懂的路线,别人就会觉得我好厉害。后来就是开始了那种很随便,很简易的路线,其实自己才是真的开心。有人问过我:你不怕你的读者觉得你不厉害了吗?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厉害的人。

不能用“英雄所见略同”来表达自己的观点,但就是说其实这也是我的想法。当然了,其实那些很难的东西也是因为我不懂而已,不代表说就是我评定成了不好。

一直觉得冯唐的东西就很简单和真实,所以很喜欢他那种大叔的邪恶感。然后配合着有人帮我买到了《不二》,那就更完美了。PS:其实不是说觉得这本书有多么好看,因为我也不知道,但是就为了满足我有本禁书的好奇心,就像文革时期,手里面拿着一本非《毛主席语录》,多洋气呀。其二,想想被中宣部禁止的东西,那必定就是精髓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