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那一年

2012年12月21日

若不是我翻日记,多少人还记得,世界末日已经过去了一年了?

各行各业是不是都要开始准备年终总结,奔向新的一年;伤心地人不听慢歌,因为他们在新的一年自觉可以找到更好的;智者会出来说:过往都是浮云,我们该把眼光放在前面。这样的心灵鸡汤,恰好是一年如一年。

世界末日那一年,我暗暗地以为可以躲过高考,可以离开故乡,不成器誓不还;以为可以不去考四级考试,所以末日之后那第一阳光明媚的早上,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是考了四级,我们在末日之后,以考试开始,算是我们重生的希望。

世界末日那一年,我始终是躲在自己那个坚不可摧的壳里。我相信过往都是天意,命运都是颠沛流离,我还相信我以为的就是我以为的。而在世界末日后的那一年里,我在西西弗书店看到了一本《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那不算是刻意去找,尽管我是知道被这本书吸引,那其中诸多的原因也是无尽。我知道这个世界真的不是“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一味的”。

世界末日那一年,我错过可以早认识一个人的机会,那就算是我不守信用的惩罚。那一年,我认识了好多了人。我知道了重庆有三千万人,当我走在大街上、地铁站、商业街,却好像一个人都不认识。也是在末日后的那一年里,我知道了那一句“北京有上千万人,当你离我而去,我好像一个人也不认识。”

世界末日那一年,我在日记里写我要20岁之前想看北方的大雪,我在各种社交工具里宣称要看海。然后再世界末日后的那一年,我看了《逆光飞翔》,听了“因为你我靠近海,因为你我懂得爱”。再后来,我就真的去看了海,记忆中第一次那么坚定地跟爸妈说。可最后,20岁看雪都只是还有期待,因为我是forever18.

世界末日那一年,我有好多好多的期待,可能的、不可能的都在。活着活着就到了世界末日后的那一年,翻翻日记本才看到那些没有来得及和没有再去幻想的期待。后来就在日记本里一直写一直写,在微博中一直安慰自己,不顾别人说我的微博越来越像是心灵鸡汤。

世界末日那一夜,我们唱歌到深夜,不顾左邻右舍的抗议;我们第一次的卧谈,八卦、人生、高贵的梦想和感觉“遥不可及”的未来。此后这种交流就只是在嘴上说说而已的假象,我们的人生叉路口已经有了由来。世界末日之后,我们相信是精彩还在。

2013年12月21日

明天是不是阳光灿烂,庆祝我们剩下的存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