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扯春节

烟火刚刚高出对面的山顶,在空中灿烂了足足半个小时。不知再过了多久,听见爸妈开始起床了,我摸出枕头下的手机,1:25.

站在楼上目送他们,直到消失在下一个转角。狗吠声很大,大概是有好多的狗吧,以至于掩盖了他们发动车的声响,因为昨天是个好日子,对于好多人来说,昨天是一个出行的好日子,据前方记者发回的报道,昨天的车站和机场是非常的拥挤,基本上就是开始了返程的高峰。

春节期间的新闻以北京为例,常驻人口是2000多万,外来人口是800多万,春节来临,大批外来人口回家之后,便是前所未有的空城。发达城市中的当地人对于外来人口是不是会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不然怎么会发明“蝗虫”这样的词汇,或者是一位自己所在的城市处于一种饱和的状态,不需要更多的劳动者。

人有时候会变成愤青,即使那件事情跟自己没关系,就像这种情况。父母那一个年代的人,多是尊崇“父母在,不远游”的,他们不见得那么的喜欢为搞房地产的盖好房子,然后任他们抬高价钱;他们也不见得喜欢默默的做好所有事,然后等着领导领取功劳;他们也不见得不喜欢家里的那一亩三分地。

或许自己不该把关系撇得那么清楚,或许我不能尽然的接受因为我以后会随波逐流,成为那外来人中的沧海一粟,接受别人严重的优越感,这便是诸多事实中的一个。

又或许只有我们的天朝,才有这样的严重趋势。有了那些遍地资本家的炫富,做些让我们羡慕的事,而没有在一定程度上被我们接受,我也就觉得C’est la vie 了。

相关文章:

闲扯春节》上有6条评论

  1. ”诞生既是意味着一种的规律循环,为了履行这种规律而活着的人既是正常人,周围的事或则是人都在一种自然的属性中,是它规定了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