姗姗来迟的春

我以为是微风过处,一张老叶抖动了一下,却原来是第一只蝴蝶飞出来了。我以为是自己眼冒金星,却原来是第一朵花儿开了。

从《物候学》上讲,春天是从光的增强开始的。这时候,太阳快要转到夏天的位置上去,尽管残冬未尽,尚有酷寒之日,但商铺着实是在准备春装了。

那一日阳光还是很好的,左右两个同学为那红粉娇艳的花为何物而争得不可开交。甲说铁定是梅花,因为重庆的寒冷现在才来,而梅花是顺应着气候开的;乙据理力争说这绝对是桃花呀,三月春里正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时节。

走近花深处,吸进大大的一口气,往心里一闻,果真是花香呐,再者加上刚刚上课时,顺着阳光的路线传来的鸟鸣——“鸟语花香”便不再只是小学时作文里的词语。

我心想,这是樱花吧,和老家里白色的花相似呀!我觉得不再加入其中捣乱,不然我们就会利用大量资源,来解决这个不重大的问题。我们享受着大自然的美好视觉馈赠,也感受这自然母亲在春日里给我们的拥吻,享受春光做自己的事才不算是辜负。感谢它赋予我们的机会,使我们成为幸运的人。

春日里,一切美到心底,每一朵乌云都镶着金边。若是能倒回几百年和平的朝代里,我便多了好多机会结识时代的选民,在春色满园关不住时,阳光下吟诗作对,歌颂大好山河。

莺花尤怕春光老,岂可教人枉度春。在一定的时间里,看到的书都是应景的。《增广贤文》里这句话让我不禁想要看出窗外,他们都是“好色之徒”,却与今人有异,值得称赞。

相关文章:

姗姗来迟的春》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