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建宁公主

做不成唯一,做第一也好;做不成第一,做其中之一也好。

唯一一个下嫁汉人的满清格格这样说。满清那么多的格格,只有她留下了名字,不仅因为她和满清入关后第一位皇帝顺治的兄妹情谊,也是因为她的存在,为庄妃大玉儿牵制吴三桂做出了重大贡献。

下嫁汉人,她不仅做了唯一,也是第一,自然也就不存在其中之一。

史书上都有记载,建宁的命运不像一般的满清格格。她年幼时被母亲绮蕾托付给庄妃大玉儿,大玉儿因为皇太极对绮蕾的宠爱,带着报复的心理养着建宁。享有其他格格没有的机遇,却从不教育,任其自由生长,养成”信不信我让皇帝哥哥砍你的头”的跋扈,事实上却从没有砍过谁的头。

直到大玉儿与多尔衮大婚,才搬出慈宁宫,住进东五所。

诺大的皇宫就像一张血盆大口,吞进青春,吞进欢乐,吞进温情的记忆,只吐出无边无际的寂寞渣滓。

这样寂寞的情况下,或许下嫁吴应熊,搬出皇宫,获得自由,她会更喜欢。只是不止建宁觉得自己被大玉儿报复了,连吴应熊都觉得夫妻之间,却是君臣之礼,认为是被侮辱了,而且他也深知这桩婚姻是为牵制他的父亲,他们两人的关系就可得而知。嫁给吴应熊,她做了其中之一。

终于当他们相互爱上,以为从此可以幸福下去的时候。皇帝哥哥的离去,让她似乎失去思想,变得像幼年和皇帝哥哥撒娇的模样。吴应熊对她的好也在日益凸显,可随着吴三桂造反,诛连九族,对她好的人又离开了。好在康熙与姑姑的感情很好,吴应熊死后,将她接入宫中,晚年还是不错的。

吴应熊的死好像并没有给她太大的打击,因为她的眼泪都已经哭干了,剩下的只够保持眼睛湿润。她始终相信他们都只是暂时离开了—绮蕾、顺治、吴应熊,总有一天他们会重新回到她的身边,一如既往的爱她,娇惯她。

只是这样的梦想是不会实现了,这位一生做过唯一,做过第一,也做过其中之一的格格,是历史评定不了的,是我话不完的。

相关文章:

  • 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