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数学题引发的爱国

今天的我恰好在看张学良全传,今天的我恰好看到”九.一八”蒋的”不抵抗政策”,今天的数学老师恰好由数学问题扯到了158mm口径的炮,恰好扯到了某某地方。

拿命学数学时,唯一的乐趣就是他一不小心就扯远了。正激战与那个难过的函数,那个凶残的抛物线图像,他就说:昨天跟我一同学打电话,他是炮兵,问他干嘛呢?他说在沙漠放炮。那一炮是六千块,我们纳税人的钱,就让他们痛快了。然后重点是他说:为什么不把那么厉害的远程炮和地对地的炮打到某岛上去呀,早在买岛事件之前,就应该宣布那岛是我们广州军区或者南京军区的打靶场……

这位数学老师还说了若干的话,引得在场的所有人大加讨论,其热烈程度不亚于一节政治课,大家的爱国热情得到了充分体现。

有人说:那是因为我们事先不知道会出现买岛这样的事。这就让我不得不恰好想到蒋的”日本诚狡猾阴险,但现非我国抗日之时,除另电外交部王部长外,希兄督饬所部,切勿使民众发生轨外行为””目前中央以平定军阀内乱为急务,希望东北同志此时切勿轻率对外行动”,所谓轨外行为就是保卫国土的完整。蒋总以为能猜测到别人的想法和下一步,只是在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

某岛已被买了,只是我们不承认,别人在做实际行动,我们在做无谓的口头宣称。或许还像蒋一样,在日本即将完全占领东三省的时候,请求国际联盟的援助。确实蒋得到了国联的”仗义执言,出而干涉”要求日本撤兵,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日本不仅没有撤兵,反而进一步扩大军事行动,向黑龙江大举进攻。最终只是获得了国际舆论的同情。

如果蒋未能及时判断关东军军事行动的范围和目的,是可以理解的,不应苛求,那现在呢?抗战胜利了多少年了,对于从前的历史不是应该很了解吗?

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没有盟国,即使很强大,却没有可以给你撑腰的人,受了欺负,只有靠自己的力量。国际上,也只会像当年那样,获得舆论的同情。比不了有干爹的国家,小却有强大的干爹,我们能怎样呢?

同时,我又该怎么样呢?除了拥护社会主义,言语表达爱国热情,可是那然后呢?我是一分子,知道人各有责,也有强烈的报国热情,只是,找不到需要我的地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