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磁器口

我总觉得,周末不应该呆在寝室里而已,所以我几乎是每个周末都会出去走走,不管路程远近,走走总是好的。

国庆节时去过磁器口一次,在现在看来,这真是一个很脑残的做法。当时确实是人山人海,还有警卫指挥,还只能单向通行,那次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西门的磁器口三个字了,别的一无所获。

今天的天气不算好,但是还是不能阻止我出去走,在劝说寝室众宅女无果的情况下,我就只有独自一人去磁器口。沿着磁童路我一直走就到了能够看到磁器口全景的桥上,虽然雾气甚重,但是难掩热闹的人群,站在桥上,看着下面的各种摊位的火爆生意,和外地人的新奇之感。吸引我的还有三位老爷爷,他们拿着可能是自制的大风筝,在放线,等有风就可以起飞了。我想想自己有多少年没有放过风筝了,十年甚至更多,我都不记得是多大的时候,大锅自己做风筝,然后我们在太阳极好的冬天,爬到极高的地方放风筝。众人的欢呼中风筝飞起来了,我在风筝飞得最高的时候,下桥,走进了众人。

跟所有的古镇一样,给人引力之一就是青石板小路。拾阶而上,回过头便是“龙隐门”,然后就是两旁的特色店铺,其实也不算特色了,只是觉得应该这样说。很多外地的人都很兴奋地样子,我却没有多少感觉,毕竟觉得这只是自己家门口的东西,想来的时候,散散步就到了,没什么特别的。就像如果我去外地的兴奋,别人的淡定。

似乎每个古镇,除了拿出来作为名片的东西很独特,其他的或多或少都有相似的。相似的具有当地特色的古老建筑,相似的一个门,相似的青石板台阶,相似的手工艺品,相似的咖啡屋,相似的茶室,相似的素描馆,相似的买纪念明信片的特色小店,相似的墙,相似的藤蔓,相似的危楼上写着“拆”,相似的……或许有很多人还想着能够相似的在这里遇到一个人。

当我们走了,离开了,不再来了。留下的只有笑得灿烂的照片,一沓不知道寄给谁的明信片,还有一堆纪念品。以上所有,其实都很透彻的,只是我们还是义无反顾的想要去,只因为我们都知道那一句话:“回去,和从未来过,是不一样的。”

相关文章:

行走在磁器口》上有1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