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不到,书成谁与?

后知后觉,又是一个秋。阳台晾着的裙子还迎风飘扬,今日实则已换上了冬衣。

已不爱坐在对着门口的位置听课,已不爱周末的傍晚跑到操场看一本小说。冬日已到,厚厚的冬装竟也显出单薄,那是幻觉吧!

每刻都如早起的天空,或是晚餐时的巧合。已经可以看到小时候学到的,一会儿成人字形,一会儿排成大字型的大雁。

想要捎给你的信,我已经写好了很久、很长了,装在美美的手工信封里,期望它替我捎去幸福安康。可是后来看着就笑了,大雁在冬天南飞,可你在遥远的北方。

古代的鸿雁传书,艳羡了今人。那时,通信的落后不曾阻挠人们渴求联系的愿望,与今夜我拿着手机却不敢接电话的城市诟病形成鲜明的对比,更别说不停重复着你的号码,却没播出的勇气。

不知为何会想起《神雕侠侣》中那只殉情的雕,或许是因为勺子哥那句:生命的本质是忧伤。它们都不是孤独的,而人总是会每日叫唤着空虚、寂寞、冷的,说到底,我只是羡慕了。

今夜坐着一笔一划,一笔一纸,又写了些什么?可能又一封书信已成,忧伤的是,实际上我已知道:雁不到,书成谁与?

相关文章:

雁不到,书成谁与?》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