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朝一日,你我互诉衷肠

看到自己起的题目,如同一块馒头噎在喉咙,因为有人如同一块石头沉在湖底,再也不见踪迹。

昨夜又翻看了那封年份不久,却被我翻到很破烂的信,看到那一句:也许有的人对朋友的定义,只是在一起吃饭看电影,很开心,那就足够。

联系起朋友跟我聊天时说到的一些事情,隐隐的倍感惆怅。寂寞的人越来越多,因为值得诉衷肠的人越来越少;借酒浇愁的人也越来越嫉妒酒本身的存在,酒本该是粮食和水果的腐坏,怎能如此美味,而自己的友情、爱情怎么就没这么幸运?

那些品酒的人会不会觉得,其实多年的时光就缩在一杯酒里,闻到了时间的香味,也看到了年少爱过的人,现已经成了题外话。

常说“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却没有听谁说过再不相信友情”,这算不算是一种永恒的承诺缩影,又或者是一种永恒的解脱。信的最后说:你永远是我的朋友。情节竟跟任知了说的一模一样,我是该庆幸还是失落,这无非成为了“再见,再也不见”的翻版演绎。

翻你微博看到“如何众叛亲离”,这类似的话,多想问问你好不好,可是为什么什么都没做,因为我们是陌生人而已,我也无法照顾别人的喜怒哀乐,你本该自己生活。

收起信来,趴在图书馆冥想,想起班上一个“多事”的男生铭浩君无意中说起却又是想说好久的话“你想的太远了”,也许人家就觉得那是朋友呢!

以我的性情,某日阳光明媚,我突发奇想要和时光一起笑到最后,我在西宁的某个驿站写回信,写完最后的“有朝一日,你我互诉衷肠”,温暖的笑笑门口无辜的小猫。

相关文章:

  • 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