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时间了解爱情

七禾与衣加终于约定寒假一起穷游了。

衣加把这则消息挂在微博上的时候,底下有人回复说:恭喜恭喜,百年好合。她只是觉得好笑,是不是一年一度被我们这一代中国孩子们奉作光棍节的双十一又要来了,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发出巨大的声响。

18岁有这种阳光透过窗帘照进学术报告厅的时候,衣加正在上马列文化课。重心当然是在听着七禾用短信诉说她与男神的事,对于没见过世面的衣加来说,那时的感觉就像是在分析阿紫对于萧峰的感情。也就是在那时,尽管自己处在的环境很新奇,周围有开着奔驰的女神,有这众多头衔的优秀男神,衣加第一次觉得,自己接触到了传奇的源头。

一年过去了,系主任都还没有申请到取消毛泽东思想、马克思主义,这是中国的规定,学校说了不算。这一年,毫无疑问衣加19岁,只是这一年秋天学校的桂花就好像疯了一样,开了一茬又一茬,直到十月中黄花都肥了都还不肯谢。衣加和朋友在大道散步,略一动肩回首,树上的桂花就飞落下来,洒在两人的肩头上。

七禾羡慕的说:你都去过男神家了!衣加皱眉表示抗议:只是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他也在。心想,这样的反应是不是在暗示,她回味好久的故事只是一个幻觉,偏偏明明就是真实的“七禾不就是给自己讲的千里赴一个约去见男神嘛!”七禾略带着时隔多年的失望回答说,千里赴约见在他朋友家。衣加不知羡慕该说不该说,其实她觉得关系好到什么程度,主要定义还是会不会介绍他的朋友给你认识。最后一封信,最后一句话:你永远是我的朋友,阻断了衣加所有妄想的可能。可能开始羡慕七禾的运气,但不巧,“快要结婚了”这种消息是不是胜过所有言语。

衣加和七禾,离开后都开始疯狂的写博客,捕风捉影中可以看到有关风月。七禾写那种长长的、煽情的文章放在自己的博客上;衣加很少有较长的表达,回车体却用的朋友都开始讨厌她,铆足了劲要写一篇长长的来煽情,只会出现在朋友说:诗人,你只写诗是红不了的,你要写散文和小说,诺贝尔奖不会颁给诗歌。

有人问衣加信佛教的理念吗,她就想起七禾说在青海湖没有看到前世今生, 倒是丢了杯子戒指,相信是上天的安排。衣加也是信了,如果不信,那凌晨五点偷偷离开的时候,行李箱上不会有那份礼物,不会有最后一盘手工面皮煎饺。

七禾独自赴约时,衣加还不太知情为何物;七禾只身进藏时,衣加经历了一场六月的冰雪;衣加提前去古城凤凰的时候,七禾害怕被堵在高速路口。冬天,原本开始东北之旅的七禾,意识到资金不够还是会流落街头;兴致在青海湖的衣加也知道,路面结冰,车辆禁止通行的乐趣。所以背道而驰却想起了彼此,找一个刻意看雪的地方,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相信“唯有时间了解爱情”的人终于要开始同时上车,了解更多。

PS:看着很乱那就对了,诗人都是这样的!

相关文章:

  • 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