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得一封好情书

chojemmy在《曾经青春锦衣夜行》的评论里说,你应该写的一手的好情书。

很想承认这一点才华,尽管最开始我们没什么才华,甚至有些会孤独终老的人说,到后来我们都没什么才华。但是是的,我想也是,我能写的一手好情书,我可以写的一手好诗关于爱情。

多余的赘述隐隐的显得不太专业,但偏偏记性不好的看到,《雁不到,书成谁与?》就还明显的摆在边栏上。我能写的一手好情书,却也不能写给自己;我能写的一手好情书,却不能拿来压箱底。

坐在人最少的自习教室里面,边听英语边背书,英语里钢琴的音调越来越高,直到最顶,虽然不懂音乐,却是背脊一阵的发凉,全身的汗毛竖立。这类似的背景,是不是该好好的想出两个名字,就像彭彭和丁小满,写一截小说,没有开头和结尾。

又或者是写写情书,这不是我擅长的吗?可为什么只是背东西而已,因为人除了浪漫还要生存,我想好好的对待那个即将面临的考试,关于情书请你排队等候。

如果可以看到,我还能记得起,自己第一次心跳声快得连成一条直线。不是向男神表白,不是下楼梯踩空,不是高考成绩,只在那一个不经意的细微之间。我写的一手好情书,不是被感动的理由,借口只是一种无趣的注解。

听音乐到夜里一点,渐渐地声音开始变小,知道发丝掉地被听见;声音越来越大,直到已经盖不住窗外的雨声,听雨又是一种浪漫的事情,可是我只能写的一手好情书,不能理解雨声中夹杂的哀愁。

说起某人要如何如何,总是变得异常的兴奋,我常抱怨说,我想写故事,可总是差一个男主角。于我而言,那就算是多了一个男主角,没有更多。情书里我需要靠着活灵活现的任务精神润养,饱满而坚强,想要比喻成睡莲的开放。

广播站换了新主播,没有什么经验除了知道放歌,点一首《情歌》也不知道要送给谁,也就算是支持校友吧!幻想如果广播每晚播一个故事、一封情书,那我一定是那个一个人兴奋到天亮的人。简单的只是,别人认为我写的一手好情书,从此我便被放在了这个篮子里,自我感觉不错,不想跳出来!

那个诗人,只是写得一手好情书;

那个失眠的人,只是在想一首好情诗!

 

相关文章:

写得一封好情书》上有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