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逗号

逗号的文字电台是逗号的个人博客,记录一点心情、描述一些事实、评论一些现象,仅此而已。

你那边有没有繁星和满月?

从没有人说过八月什么话,夏天过去了,也不到秋天——林徽因《八月的忧愁》

八月很好啊,经历了很多美好的事情;十五的月色很美,风也温柔~

踩着晚霞下班,每次看到晚霞,我都会想起《今何在》的紫霞仙子每天傍晚都要独自欣赏天边的晚霞,若这个时候碰上有其他仙女叫她出去玩,她永远都回答这样一句话:我看晚霞的时候不做任何事情。

当代通讯的发展,让相思变得愈发不那么珍贵,李白要寄愁心与明月,随风才能到达夜郎西。而如今朋友在微信群里呼唤,让我们快看今晚的月亮,我们的悲欢美景,在1秒钟内透过互联网得到了回应。扔下让人想睡觉的英语书,几步跨到阳台,那一刻我只恨自己读书太少,繁星伴着圆月,中元节自带着气氛,我却吟不出一首诗来。只能拿着手机告诉所有朋友,快到阳台,看星星数月亮。今天是七月半,你看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那是曾经最爱你的人,停留在夜空,为你点起了灯。

就这样趴在阳台,呆呆凝视了夜空半个小时,实在想用文字记录下自己的心情。桌面杂乱的堆了很多草稿,皆以日期命名,有简单的日记,有深刻的读书笔记。最后无一例外的被遗忘,等我下次再打开某个文档的时候,早已忘了当时的心情,剩下的结语更是难以继续。

日子转眼过到了8月,这个众人眼中没甚好说的月份。建军节祝别人快乐,情人节雨倭无瓜,中元节不宜出门,接着处暑出暑就该进入秋天了……八月一望到头,日子平平淡淡,好像常说的一望到头的人生,看到60岁的样子。连值得庆贺的大事都赶着7月最后一天,放贷成功,有歌之年门票到达。

好像一年总得有演唱会、音乐节、话剧等心灵建设,在年底写总结的时候,才显得不那么索然无味。上周末去省城听李宗盛先生的演唱会,从开场白到凡人歌,时光轴从1989到2000,地点从台北到北京,从李宗盛到李剑青……虽说大龄青年应援全靠手机灯,但这是一场很值得的音乐会,他61岁了,年少不懂李宗盛,听懂已是曲中人,这句70、80后挂在嘴边的话,或许是下次想起他时我的心情。

上上个周六晚,插上香薰灯,打开网易日推,翻开英语书,开始犯困思考人生。我把辣抓(哪吒)的头像换了,因为奶奶说她要给我开视频的时候找不到我。奶奶视频的必说话语是:我孙女皮肤好白啊!吃饭了吗?热不热?不热啊,这里夏季总是25°左右的天气,露腿低胸裙子放在柜子里开始发霉。邀请她来这边避暑,她总说等我成家了再说,我总说还早。成家是多么沉重的词语,感觉背负不起。研究表明:当代90后单身女性都喜欢独自美丽,搞男人太麻烦,追星却乐此不疲。或许不久以后,就没有人喜欢研究90后的习惯了,从80后到90后到00后,总是20岁左右的男孩女孩永远最有趣。

短短1000字试图把记忆留存得清清楚楚,但承认吧,留下来的只是沧海一粟。八月上班的路我走了13个来回,药店外多了一块能踩到“炸弹”的地砖;第三个路口的彩票买过4次,一次没中;武当山路口,每个早上有个阿姨推着满满一车小米蕉叫卖;每个周一早上8点,公安局楼前聚集人准备升旗;《总有一天你会出现在我身边》这首歌,我循环了487次;最佳东方的简历被看过87次,面试的电话接了26个……八月上,平凡却一点都不简单。

2019年8月15日 逗号

我们在夏枝繁茂时再见|毕业三周年

时光的河入海流,终于我们分头走

从六月开始到七月结束的毕业季,这两年跟着人民日报参加了很多高校的毕业典礼。清华大学校长毕业寄语:未逢黄石书谁授,不坠青云志自强;沈阳理工大学留学生:高数只听得懂上课和下课;苏州大学校长说:头发在键盘上、衣服上、书本上,就是不再自己的头上;舌尖上的中国传媒大学;西南政法大学暴雨,毕业演讲只念了标题;华东师范大学55岁研究生毕业的阿姨……

大概这是我唯一真心追过的直播主题,那些校长或者同学的金句,笑着笑着就惆怅了,心底全是羡慕。很后悔没有好好去感受大学生活,“后悔”是不成熟的人永恒的话题,我也是。

大学到底给了我什么,四年的时间,学术的问题其实并不多,也不曾遇到过任何难处,实在要说那便是挂科的高数和抢不到的体育课。山上山下的校园都那么小,小到一个小时就能走遍每个角落,我把大学的无趣归咎于校园的微小,实在是一种强加的怨念。那时候如果好好学英语,现在就不会发如果翻译有吃鸡那么容易就好了的感慨。

就靠在窗边度过了每一节课,下雨天晴天,周一至周五,小课和阶梯教室,回忆好多啊,但却觉得一点都不精彩。学校在山上,下趟山就好像进了城市。图书馆有77133赠送的一座雕像,临近期末考试的时候学校就会跟他们打招呼,让他们小声一点,别打扰我们考试。那些爬坡上坎的路途也不知上了多少的自媒体和公众号,到头来却觉得无味。英语老师真的很有钱,没见过她重样的衣服,但我们每学期也没有重样的英语老师。景观大道遇到过很多拍摄组,我却没有做过一次路人甲……

没能参加毕业典礼,是很大的遗憾。错过最后一次听李克勇校长给我们给予立足社会的期望,那一天我窝在闷热的五楼筹备办公室,开始人生的第一份正式的工作。跟朋友说起我的遗憾,她说没有太多意义,或许去了会觉得没什么意义,但是没参加就会觉得遗憾。毕竟开学典礼时,我就想象过毕业典礼的场景,想象拨穗的留影。

想再进校园,一定会好好享受每一节课,不那么害羞,问懂每一个问题,每节课的演讲都用心,认真跟同学讨论,期末考试不拖到最后一天来复习……还有好多好多,都是青春年少没有珍惜的东西。

佳佳的弟弟和我那不曾联系的堂妹都录到不错的大学,虽然他们觉得不太满意。愿他们都有美好的前程,和一头浓密的秀发,青春的20岁,不为牙疼流泪!

七月上

七月上旬,小暑已过。却始终没有在生活中感受到一丝夏日的气息,早起的地面是泥土被翻过的腥气,午后抽烟的据地被雨水淹没,下班的路上很容易就湿了鞋袜,夜里捂不热的脚让人睡不着……在这缺失空调WiFi西瓜的夏天里,生活少了点难以言尽的乐趣。

早上搭上年纪稍长的同事的车去上班,随意的闲聊中他说起我这个年纪,最重要的是成家立业结婚生子。我非常尊重他的想法,但忍不住分辨几句:在我短暂的人生中,最重要的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我的人生计划里有自己的小屋,有想深造的学业,有远方,有小狗,但好像还没有结婚生子这个选项。他仍然试图掰正我这不正统的想法,但更多的想法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解说。我相信这个时代,不将就是对自己最负责的状态,等待的三观契合的人一定会出现,因为别人的催促就草草做决定的未来,没人负责。

我想我妈大概也是同意我的想法的,大概是她身边有太多生死有命的例子了,每次打电话要跟我嘱咐的是:要开开心心的,人都是活一天算一天的,珍惜当下的每一天。我大概也是认真听进去了的,烦恼不过夜大概是我最突出的本事,好好吃个晚餐,睡个好觉,这一天就是过去式了。

白日的阵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我喜欢看雨,喜欢邀请同事下楼去看雨,但每次都只我一人前去,他们问我雨有什么好看的。撑一把伞在雨中,盯着雨滴落在积水的地面,溅起水花。我脑海中生成了慢动作,像武侠电影里大侠在雨天出场的慢镜头。如果可以不上班的话,大概我想停下来看上一个小时,尽兴而归。

从五月开始一直准备着办公积金贷款的事,才现在为止算是进入了正常的状态。由于自己焦躁的心态,很多时候不如自己期待那样的进度。公积金异地缴存证明就打了三次,最后生气跟置业顾问发火了,后来回家办手续的时候竟不想去面对他,找个借口让爸爸妈妈去拿资料了。今年零零散散的回家4次了,周五马上就是第五次,想起来以前在重庆工作的时候,一年也不过回去三四次而已。

说走就走的旅行适合大城市的繁华,小镇的安宁是要有计划的出行。一时兴起想要去草海,头一天订票第二天出发,大晚上的还在想这么冷的夏天要穿什么才适合拍照,双层绿皮火车到达威宁自治县,我和同伴的红色长裙在风雨中摇曳,迎面走过来的拉客大姐穿的羽绒服,是我们可望而不可及的温暖。

入住酒店的露台望出去就是碧绿的草海,一直下雨的天气没能阻挡我们行走的热情,直到接连来的坏消息让彼此彻底到达弹簧的极限。路边有许多我觉得曾是家乡最美的小黄花,农家的黄瓜还挂着花苞,玉米的天花还没有冲出,路边的狗子比平常的都凶猛……这些小美好抵消了许许多多的心里不满的情绪,乌云散了又聚。

第二天调好6:30的闹钟准备换上好看的裙子去有水的区域,迷梦中我说还在下雨,如果你也不想去的话我们就继续睡觉吧,如果你想去那我可以挣扎着起来的。不出所料,我们在温暖的房间里听着淅沥沥的雨声,睡到中午前往火车站,踏上返程。

七月上 END